悲情李一男:用300万赚近10亿,最终因为700万沦为阶下囚

时间:2019-02-21 14:04:01 作者:创业网小编 热度: 来源:创业经验分享

12.jpg

除夕临近,李一男终究没能等来回家团圆的机会。


1月24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李一男内幕交易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此时,这位科技界传奇人物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长达一年半的时间了。


而回过头看,从华为神话到“天才CEO”,从转行成为投资人到最后沦为阶下囚,李一男跌宕起伏的人生堪称传奇,也令人唏嘘。


“入狱”始末


李一男“违法”是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


根据检方指控,2014年4月18日,他使用妹夫和母亲的证券账户买入“华中数控”65.7042万股,买入金额1148.55万元。基于对哥哥投资决策的信任,浏览了李一男的证券交易状况后,其妹也用自有资金500万元跟单购买。李一男共计获利439万余元,其妹获利236余万元。


此前,有传闻李一男出事是因为被举报,但检方资料显示,李一男事发,是因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交易行为异常,被证监会大数据系统报警。检方指控称,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不过,李一男在庭上辩称自己与李晓涛的私交一般,且从未从李晓涛处获取内幕消息。


李晓涛与李一男同是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两人还同于1993年进入华为公司共事。资料显示,李晓涛于2012年5月出任华中数控总裁,于2014年12月21日去职。


让人不解的是,华为一级部门总裁年薪都按千万元计,按照常理来说,李一男本没有必要通过内幕交易获利。况且,李一男后来还创业、做投资,完全是不差钱的主。截至发稿前,李一男已经决定上诉。


与华为的“恩怨情仇”


李一男身上最早的标签是“少年天才”,15岁便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1992年,在读研究生二年级得李一男开始在华为实习,毕业后便正式入职华为,从此开始了其令人叹为观止的职场升迁之路。


他用了两天时间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便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宝座,成为公认的任正非“接班人”。


2000年,在华为内部创业的刺激下,李一男携1000万元分红第一次走出华为,踏上深圳飞往北京的航班。他创办了港湾网络,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


李一男的“华为背景”以及身上的“天才CEO”标签,让港湾网络在资本市场上备受青睐。2001年5月,国际著名风险投资机构华平和总部在香港的龙科创投一共向新生的港湾公司投资了1900 万美元。.


一开始,任正非对李一男的创业很支持,还在五洲宾馆举办隆重的欢送会,期望李一男成为华为内部创业的典范。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任正非的期望那样进行下去。李一男并不甘于只做华为的分销商,他从华为研发部门挖走大量人才,研发并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港湾逐渐发展壮大开始和华为抢生意。


昔日器重的“心腹”成了对手,这让任正非无法容忍,于是下达了“追杀令”。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专门针对港湾实施一系列屠杀政策。当年华为区域销售一旦遇到港湾,就必须赢下单子,否则就会被华为扫地出门。最后,港湾网络选择投降。2006年,华为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而李一男也重新回到华为。


重回华为后,李一男仍为副总裁,但在终端公司任虚职,挂名华为首席科学家,后来合同期满便旋即离开。至于离开的原因,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是:李一男的办公室透明玻璃朝外,感觉客户来时看他如同观动物园熊猫似的,深感受辱。


两次黯然离职


李一男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是加盟了百度。


2008年,李一男入职百度担任百度CTO,李彦宏毫不掩饰对他的赏识:“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其中一位”,并对他委以重任,李一男刚一上任,即被赋予统筹领导新一代搜索技术“阿拉丁”计划的重任,随后又领导“框计算”和百度全新的搜索营销平台“凤巢”系统的开发。


当时人们普遍对李一男加入百度抱有厚望,但他并没有做出超越在华为时期的辉煌成就。2010年元旦刚过,李一男便向李彦宏提交了辞呈。这当中的细节已经被无数媒体引用了:“你真想好了吗?有特殊背景的公司一般难有大成呀”。当时李彦宏站起身,两眼笔直地盯着比他小2岁的李一男。尽管李彦宏极力挽留,但李一男去意已决。


之后,李一男出任中国移动旗下的12580运营公司无限讯奇的CEO。


然而,作为一个技术男,从一个环境相对单纯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到一个关系复杂的运营商体系下的运营公司,李一男要施展抱负并不容易。最终,在12580担任一年半的CEO之后,李一男黯然离职。


从投资人到“最后一次创业”


2011年8月,李一男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到金沙江创投,专注于早期无线通信和互联网、软件等领域的投资。他十分珍惜这次机会,“我想起《音乐之声》中老师的一段话: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打开一扇窗。办法总是比问题更多的,只要足够的任性执着。”.


在这一期间,李一男还有一段鲜为人道的投资经历。


2013年,李一男参股的北京数字天域科技有限公司曾借壳杭州“新世纪”(002280.SZ,2015年3月更名为联络互动)在中小板上市。按当时的股价,李一男掌握的股票价值高达9.6亿元,而他最初购入数字天域原始股权的成本仅300万元。


这一段投资人生涯令李一男十分感慨,“在这期间我接触到许许多多的项目和许许多多的创业者,大凡都是年轻人,他们那种追梦,敢想敢拼,不解决问题誓不罢休的劲头,深深地让我感动”。


李一男终究是不甘安分的。2015年3月,他突然宣告回归创业,创立了牛电科技。这一次,李一男怀揣着更大的野心,声称在国内要掀起锂电革命。


同年6月1日,李一男带着他的创业作品——小牛电动车在751北京时尚设计广场亮相。作为一个老男孩,李一男骑着刚刚出厂的小牛电动车上台。站在台上,李一男平静的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以及为何要做一台电动踏板车,声称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创业。


这也是李一男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当时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一流的人生,就是看着别人犯错误,自己不犯错误,吸取经验教训;二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吸取教训;三流的人生,是自己犯错误,自己还不吸取教训。我学习还不够及时,目前还只是二流的人生。”


而两天后,在深圳宝安机场停机坪出口走廊内,刚下飞机的李一男就被警方带走了。


来源:投资界

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河北创业网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悲情李一男:用300万赚近10亿,最终因为700万沦为阶下囚:http://www.jobhebei.com/chuangyezixun/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