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胡玮炜:想法被老板否定后辞职自己干,如今获资本青睐融资30亿

时间:2019-02-21 14:26:20 作者:创业网小编 热度: 来源:创业经验分享

摩拜胡玮炜:想法被老板否定后辞职自己干,如今获资本青睐融资30亿

虽然做了近 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想法。


从去年的 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 12 月 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 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 10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 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跟一群工业设计师和一些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当时她的天使投资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那种。”


“我当时就立刻被击中了,所以我当时就说我要做这个,我们可以做这个。”胡玮炜很激动。


最初,胡玮炜没想过她会来领导这个项目,但身边的那些工业设计师后来就不断地在论证说这个有多难:会被偷走,不知道应该布在什么地方……反正各种各样的问题提出来,最后他们就退出了。


最后只有胡玮炜愿意来做这个,她就变成了这个项目的创始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演讲中间,她放了一个短片,我一个吃瓜群众都看的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这个视频叫《摩拜在北京的15天》。开始的时候摩拜在中关村大概就投了一百多辆,后面慢慢地加大投放量。他们发现了这15天的一个变化,左下角是时间,可以看到时间的变化。


摩拜在北京的15天


每一个亮点,代表每一次开关锁。摩拜用了15天的时间,用自行车点亮一座城市。从最初零星的不起眼的小亮点,到最后群星璀璨,我仿佛看到了摩拜人在城市奔波的点点滴滴,也感受到胡玮炜梦想被点亮的激动之情。


从4月22号在上海第一次发布以来,摩拜已经正式进入了四个城市,现在在成都已经开始试运营了。.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不想当总裁的财经女记者不是好创业者。从正式推出共享单车到如今的近一年间,摩拜单车和它的创始人胡玮炜,在风口浪尖上完成了一个创富的神话。摩拜的成功被赞扬,它的任何瑕疵也被置于高倍显微镜下。不管面对褒扬还是质疑,胡玮炜说,我们是创造规则的人。


“很多写我的文章,根本没有采访过我”


摩拜单车最初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海淀区的768文创园,不久前搬到了朝阳区麦子店街的一处写字楼。胡玮炜的办公室位于三层,从窗户往外看去,视线与亮马河平行。胡玮炜似乎对新的办公地点很满意,她说,这一带特别适合骑单车,这样的小路,如果不骑单车的话,根本就看不到。她说的小路,是指亮马河的滨河路。


自从去年4月在上海正式推出智能共享单车,胡玮炜和摩拜单车一下子火了。不管是否接受,“摩拜教主”、“创业女神”、“女文青”等各种标签,都被贴到了她的身上。在关于胡玮炜的各种报道中,“摩拜单车失败了就当是公益”,是最流行的一句话。不过,胡玮炜在接受专访的时候表示,这句话需要澄清。


胡玮炜解释,她曾经跟摩拜的天使投资人说,如果失败了,那些自行车都还在路上,就像公益一样。她特别强调,是获得天使轮投资的时候说过类似的话。“我觉得只有成功,才是真正的公益吧,我们持续地把这件事情做好,才是更好的公益啊。”胡玮炜说。


作为前财经女记者,胡玮炜有些不理解,为什么那些媒体根本没采访过自己,却要写出这样的文章?不过,或许是“被上头条”的次数太多,胡玮炜早已见怪不怪,“每天在做一件创造性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


“押金秒退到账户,我们怎么可能去用押金?”


如果说,各种未经核实的“胡玮炜曾说”只是创业中的花边新闻,无伤大雅,那对于摩拜运营模式的猜测和质疑,就不得不重视了。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摩拜单车对巨额押金的管理。


“你以为共享单车是租赁行业?其实人家是做金融的”,“数亿元的共享单车押金去哪了?背后的水好深”。新华社在一篇报道中曾提及,摩拜的押金存量可能已达近30亿元。


摩拜在官方回应中称,公司跟招商银行合作,建立了专门监管押金的账户,这个账户独立且被监管。然而,这似乎并不足以消除所有的疑问,关于押金的质疑,依然在持续发酵。.


在接受专访时,胡玮炜提起押金问题,显得有些严肃:“押金一直就在那个账户里,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用过。现在押金是秒退到账户的,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去用押金?”


同时,胡玮炜也解释了此前押金“充易退难”的原因。她介绍,去年9月之前注册的那批用户,由于支付平台的技术原因,退押金时需要手工操作才能到账,所以有2到7天的延迟。而随着技术的改进,此后注册的用户,押金都能实现秒退。


“谁的用户体验好,谁就能胜出”


3月以来,摩拜的用户惊喜地发现,骑行优惠一下子多了。全国“两会”期间,北京免费骑行一周,随后是“充100得210”的充值赠送活动,几天之后的植树节,摩拜则推出全国免费骑行。


摩拜的对手们也没闲着,ofo等相继推出免费骑行活动,战火甚至烧到新加坡等海外市场。北京晨报援引一份报告称,以活跃用户量统计,摩拜单车的市场份额约为70%;但第三方研究机构报告显示,ofo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已超51.2%,位居市场第一。如此胶着的战局,不免让人想起当初的网约车“烧钱”大战。


“烧钱”无可厚非,没有商业模式的大肆烧钱才遭诟病。“激烈竞争之下,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向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去骑单车?”全国“两会”期间,互联网大佬马化腾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3月23日,摩拜宣布推出红包单车,一度被解读为花钱请用户骑车,小马哥的担忧似乎成了现实。升级版的“烧钱”来了?对此,胡玮炜表示,竞争很正常,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烧钱”,也可以理解为培养用户的习惯。


“比如免费的时候,会有更多人骑自行车出行,更多的人下载APP,以前不用现在变成用。”胡玮炜认为,这只是正常的促销行为。“回到商业的本质,谁的产品好,用户就用谁的。谁的用户体验好,谁就能胜出。”胡玮炜说。


“要去学习和认知政府的诉求是什么”


3月份,摩拜的两大阵地上海、北京,相继在共享单车的监管上迈出重要一步。23日,上海发布共享单车征求意见稿,提出了须加装GPS定位系统、年满12岁才可使用、三年报废等监管意见。随后,北京也传出将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的消息。


在更早的时候,深圳、成都、厦门等地,也纷纷出台相关措施,对共享单车企业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据悉,摩拜目前已先后进入30多个国内城市以及海外的新加坡。在不久的将来,各地监管制度陆续出台,摩拜如何应付不同的监管要求?.


胡玮炜认为,共享单车还是新生事物,希望能用相对创新的方法,去解决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就监管而言,她认为这是一个企业和监管部门之间相互学习、相互认知的过程。“我们要去学习和认知政府的诉求是什么,城市管理者想要怎样更好地管理城市,他们也会了解我们的产品是怎样的。”


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河北创业网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摩拜胡玮炜:想法被老板否定后辞职自己干,如今获资本青睐融资30亿:http://www.jobhebei.com/chuangyegushi/82.html